创业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

2018-05-24来源 : 3158河北分站作者:mobile_944671

赵伟是一名网络安全行业创业者,从事安全行业20年。出生于1981年的他从小混迹于国际黑客圈,代号ICBM。2007年,他回国创办知道创宇,认为中国的安全行业大有可为。在国内,有人称他是“网络安全教父级人物”。这个名头之下,是不能轻易说出的黑暗和痛苦。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几年里,资金匮乏、大公司的剽窃欺诈、需要玩儿命喝酒来开拓的市场,让以自己的技术为傲的赵伟深度抑郁甚至准备跳楼。现在,他熬了过来,说:让我趴着我就趴着,让我躺着我就躺着。

2007年,我以科学家的身份从McAfee(创业家&i黑马注:著名安全厂商)辞职回国创业,认为得到的是一片海阔天空。创业半年时,我的感觉特别好,然后鼓动我周围一帮朋友去创业。我有一哥们儿,创业以后亏光了以前辛苦挣来的好几百万,老婆跟他闹离婚,家庭出了很多变故。他喝酒埋怨过我,后来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再没联系。

回头来看,我的一部分痛苦就来自于劝朋友创业。我有段时间自我反思,之后对朋友说的最多的是创业的痛苦,劝他们千万别冲动。我的好几个朋友有的消失,有的消失又回来,还有的给我造成巨大的麻烦。

过去非常崇拜我的一个小兄弟,现在他站在更大的平台上憋着劲儿地跟我对着干,我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他非要比你做得好。另外一个小兄弟,我以前挺帮他的,他创业正赶上行业很热,环境好了项目炒起来地很快。有一次吃饭,我说你现在很牛咱们可以合作。他说,你们早成立这么多年才做到这个层次,我们一下子就做成现在这样,差距才这么一点。我听了既伤心又寒心。

雷军说,他40岁以前是推着巨大的石头上山。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在中国做网络安全很难。企业没有遭遇黑客入侵就看不到需求,没人攻击就觉得网络安全这个东西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我特别能够理解,为什么雷军说创业一定要找一个能在山顶一脚把石头踢下去的事。

牛文文评价我,如果你不是在这个行业而是其他行业肯定会更好。我深以为然。其实我的水平要远超普通创业者,我自认为思维比较开阔。

严格来讲,我们团队从2006年底就开始创业做2C的安全类产品(当时是一款安全浏览器),那时候资本根本不看安全项目。我当时找了近100家投资机构,在当时的融资环境下,你就算给人家跪下,也没人愿意投资。

我也去过很多融资活动,老远看着光鲜亮丽的知名投资人们被团团围住。北极光创投邓锋是安全行业出身,在一个活动上,他穿着丝质的西装、头发看起来锃亮,我顿时感觉他就像我的救世主。我那天在厕所门口堵到了他。还没等我说几句话,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不投安全项目。懂安全的人都不投,我当时非常绝望。

我白天管理公司,晚上自己出去做项目养团队。2006年冬天,我给一个电信运营商做计费系统安全项目,每天凌晨12点跑去运营商大楼。一天门卫睡着我进不了大门,就在大楼外的一个拐角,蹲在结冰的地面上等了两个小时。到门卫睡醒给我打开门,我的脸、手、脚几乎全部冻得没了知觉。

那时候,我起初每顿饭只吃两个馒头,腻味了改吃小区楼下的驴肉火烧,吃了2年。因为发不起工资我几次去借高利贷,加起来共有几百万。每次我都是拎着一兜子的现金回来,到公司很快发完。有次高利贷来讨债,我倒在地上打滚,就为了少还点利息。

公司最早在回龙观的一个三居室。因为一些原因室内冬天断了暖气供应,我们就每个人披个军大衣,脚踩一个煤油炉子。那时,有两个客户代表,一男一女到公司谈合作,我把他们请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出门倒水的工夫,就听见摔门声,我赶紧追出去,俩人已经跑得很远了。微软是我们第一个客户,当时来跟我们签合同的是以前我在McAfee的同事,相比中国的企业,外企更能接受也更欣赏我们这样的创业精神。2011年,我们拿到了神州数码的投资。公司业务虽然有些好转但是仍然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