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横行,他却把卖自行车做到估值超10亿

2018-05-25来源 : 3158河北分站 作者: mobile_944671

他来自于一个陕西小镇,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连续创业,从媒体到互联网,再到自行车完成三次不同的人生跨界,同时,他也成了韩寒、蔡崇达的至交好友。大学毕业时,他的第一份工作选择了媒体,但仅仅在媒体行业中工作了20个月,便辞职创业。辞职后的他,在2004年创办了久邦数码,其首创的中国手机免费互联网模式,被《福布斯》誉为“无线互联网的曙光”。随后,在2012年他决定出海,专注安卓平台的移动互联网App开发,在死掉20多个产品后,他终于做出了一款基于Android系统的“GO桌面”,在2013年注册用户超过3亿,并在Google Play 全球应用发行商中下载量排名位居前列。

2014年已经创业有成的他,辞去久邦数码总裁职务,加入700Bike,成为联合创始人。一年之后,他带领700Bike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1500万美金,估值正式超过10亿人民币,同年,700bike发布了名为“美术馆、百花、后街和银河”的四大系列新一代城市自行车产品。他说,他要把700Bike做成一个生活品牌。他就是张向东,如今700Bike的联合创始人,一手将其打造成为估值超10亿的的“千里马”公司。

本期《对话千里马》邀请到了张向东,主持人则是他的好友《皮囊》作者蔡崇达,今天,这一对“好基友”将与我们分享从爱好到事业、从媒体到创业、从焦虑怀疑到砥砺前行的内心体验与创业经历,看一看这位“连续创业者”和“文艺青年”如何打造自己的“骑行千里马”?

将自己热爱的事情当作事业,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过多的接触、剖析甚至嚼烂一项“爱好”,反而容易让人远离爱好本身带来的纯粹乐趣。张向东谈到这一点时,显得有些遗憾。他讲述自己去年去意大利骑车时,总是在骑行过程中想到测试、性能、优劣,与过去骑车时单纯享受风吹拂过身上感觉,想着晚上吃肉喝酒的自己已经截然不同了。但是实际上他认为自己还是幸运的,人一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把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所以当他信仰互联网时,他就毅然创办久邦数码;当他热爱自行车时,他就率性选择参与创办700Bike。也因为这一份热爱,张向东说“做事情的时候感觉也会更敏锐、更清晰一些”。与韩寒、蔡崇达一样贴着“文艺青年”和“小镇青年”标签的张向东,有一点自信,又带一点自卑热爱骑行与写作,出版过《短暂飞行》、《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等书,张向东的身上一直有着文艺青年的标签,同时也被人认为是文艺青年创业的鼻祖。而这份文艺,也让他敏锐的发现,在知识付费、消费升级越来越得到消费者接受的时候,文化的积累会成为一个品牌肥沃的土壤。

除此之外,张向东在分析自己时,还提到了他身上小镇青年文化中的那种自卑与敏感。在对话千里马中,当主持人蔡崇达说到关于小镇青年自卑时,张向东深有感触,“就像我刚入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都已经会编程了,我却连电脑的电源开关键在哪里都不知道。”而在700Bike中,这种自卑感更多的来自于自身所从事的自行车事业,相对于欧美产品与品牌,现在所做的产品还远远不够国际化。正是因为这种自卑感,张向东总是能不断地认识到知识结构的缺陷,通过不断地学习,嗅出生活和时代的变化中的创业机会。

在谈到初创企业融资的问题时,张向东也坦陈自己的理解发生过变化。在几十年的创业经历中,他发现基金也有其自身倾向与偏好,资金与项目的结合需要更精确的匹配才能产生更高的命中率与匹配度。在投资细分的大趋势下,应当瞄准投资人的风格,选择适合自己的资金。“千里马”只有找准“伯乐”才能在众马之中脱颖而出,资本与项目也只有相互“投契”才能获得信任、实现对接。同时,张向东对于初创公司与投资机构也有了一些自己独到的看法,“第一个,不要神话,第二个,不要美化。第三个,投资人和创始人是有可能成为朋友的。”而如今,在中国有许多创业者,尤其是初创企业或者比较年轻的创业者,会神话投资人。但是就投资来说,双方对接的本质是优质资源的自由选择与自由结合。虽然存在一定利益博弈关系,但更多是建立在双方信任、价值观相符的基础之上。其次,投资人和创业者其实更应该是朋友关系,大家互相认同,拥有默契,才会使投资这件事情,形成长期的价值。

标签: 共享单车横行